MagicOfLove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7,无常,MagicOfLove,yoyo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彦卿醒来时已是正午,身边床铺上空无一人。他下意识地要惊慌,忽然见枕头旁有一张纸,上头写了几行字,是景元的字迹,只是有些歪歪扭扭的,想来是手还没好利索。

彦:

去办点事,中午回来。醒了先去楼下找点东西垫肚子。儿子在隔壁房间。

彦卿长舒一口气,抓着字条躺回床上,心想景元连个玉兆都没有,就这么乱跑也不是个事儿——“办点事”?有什么事情非要一大早去办?

他又坐起来穿衣服洗漱,拿着字条去隔壁屋找儿子:“你妈人呢?”

景行正拿着空瓶子装歌神,单膝跪地、深情高唱一曲几年前的流行歌:“哥练的胸肌~~如果你还想靠~~好胆你就麦造~~”

彦卿见怪不怪,进屋将景行玉兆外放的音乐掐了,又问了一遍:“你妈和你说他去哪儿了没?”

景行也不尴尬,手上玩着瓶衣,歪着脑袋回忆:“妈妈说他去……什么……老、老李家?”

“哦。”彦卿想了想,又问,“你早餐吃了?”

——昨天他说这事他来办,结果最后景元还是自己跑去看李指挥使的家人了。不过也是自然:按照景元的说法,当初想回罗浮、想再见家人的其实是老李,他本人才是安然赴死的那个,只是世事无常,李鸿基没能遂愿,反而是景元阴差阳错地还阳了,心中怕是多少有些愧疚。

十王司……麻烦麻烦,当真麻烦。

睡了一夜起来,彦卿从重逢的惊喜中回过味来,心里又开始有事了。他嘴里反复念叨,面上却是不显,带着儿子下楼。

“妈妈早上起来和伙房借了灶,给我做了槐花饼!”景行一步蹦两个台阶,激动道。

彦卿心想景元还挺勤快,同样做到夜半三更才睡觉,居然还有精神一大早起来做饼,但他嘴上还是批评道:“你妈刚死过,别累着他。”

“喔……”景行有些委屈,但没反驳父亲。

做成了的槐花饼借放在旅店后厨的冰箱里。彦卿取了饼,随手掐了点丢进嘴里。

花瓣清甜,面饼因冷藏失水已开始微微发硬,但仍能吃出筋道感,只是没有盐味。

母子俩坐在微波炉前看饼转圈圈。

彦卿问景行:“我们昨天忘记买盐了?”

景行摇头道:“有盐呀?妈妈没加盐而已。”他看了看四周,小声道,“……爸爸,我感觉妈妈记性不太好,他今早出门时折回来好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林西有池溺

敲门砖一块

万事屋

丧尸君de小窝

盗笔之刘丧怀崽日记(总受虐文)

血魔饱饱是宝宝

娇软美人嫁给阳萎老公

绮连

我的男人他太坏(年代文、高干文,剧情,H)

骑着扫把的巫婆

【双性攻】碧池牛郎暴雨心奴

挖坑不填